jaz

 

玩偶

她买了两个玩偶,一个唐老鸭,一个唐老鸭的女朋友黛西。
黛西是在玩具店里买的,当时他问她:“要不要买一个唐老鸭陪黛西作伴”。她笑笑,拒绝了。
后来他们分手,黛西跟着她搬到新家。她看着黛西,觉得这个小东西独自一人太过孤单,便在网上下单买回一只本该在几年前的玩具店里买下的唐老鸭。
可惜,网店购物让她看错了唐老鸭的尺寸。
黛西是小号玩偶,而唐老鸭是中号玩偶。它们摆放在一起,一点也不般配。
她和他亦然。

二嫂

话说民国初年北平城里有两户人家,两家小姐义结金兰,相约同日出嫁。

一家小姐嫁给了当时的北平政府里的教育部赵部长成了赵太太,而另一家小姐嫁给了当时赫赫有名的商贾巨富钱老板成了钱夫人。

赵部长清廉,是个真正肚子里有货的大师。钱老板擅商,没过多久就将家业做大做强。

二位太太夫家的差距并未影响二位太太的感情。钱夫人怀头胎即将临盆的时候,赵太太还特地赶来照看过几日。钱夫人的头胎是个男婴,很健康。

又过了几年,无巧不成书,钱夫人和赵太太前后脚怀上了孩子,二位太太相约,倘若这两个孩子一男一女,那就结为娃娃亲,钱赵两家世代交好。十个月很快过去,钱夫人又诞下一名男婴,而赵太太则生下一位女孩。

赵家小姐...

张先生和张小姐

张先生和张小姐是同学。

如果一定要添加一个更亲密一些的关系的话,他们还是邻居。

张先生从小就认识张小姐,只不过那个时候,他们不算相熟。

不是那种放学后一起去小卖部吃辣条的相熟,而是从自家家长口中得知对方是那个优秀的“隔壁孩子”的相熟。

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相熟,还是在高中的时候。

一看到时间线被订在了高中,说不定是一个俗套的高中青春疼痛文学故事呢。

其实吧,算是也算不是。

那会的张先生刚跟张小姐的朋友分手,张小姐经常回家的时候被妈妈问起张先生的近况——多半是在乎“隔壁孩子”的好奇。张小姐漫不经心地告诉妈妈:张先生是李小姐的前男朋友,之前又是王小姐的男朋友,将来说不定又会成为赵小姐的男...

Wish you were here

算起来也有好几年没见了,期间也没怎么联系。

今天突然收到了她的微信消息,几张图发过来,最后写了一句:“真希望你也能在这里”。

突然泪目。

我不知道为什么,“Wish you were here”是在我看来是最美的告白,它意味着“我心里有你”,也意味着,“我好想你”。

大黄

大黄是一只老猫,一只身在高校园里的老猫。

作为一只橘猫,或许它之前曾经有其他的名字,但对于每隔几年就会更新换代的学生而言,在确切知道一只橘猫的名字之前,它们都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——大黄。

它就像是吉祥物一般,游荡在高校园里,接受着爱猫学生的爱抚,吃着来自各个好心学生的投喂。

猫的平均寿命是十二到十五年,没有人知道大黄已经活了多少个年岁,但是粗略算起,它也至少送走过两轮学生毕业。

对于大黄来说,每年它最风光的时候就是九月初,新生入学。

新生哪里见过校园里吉祥物一般的流浪猫,兴趣满满,东瞧瞧西望望。有的是真心喜欢小动物,有的则是表演型人格上线,他们围着大黄,叽叽喳喳。有人给它送来了培根片...

鹤川:

#古龙吹 吹古龙

古龙写尽了天底下的浪子,写侠是浪子,写刀是浪客,连写群山起伏,写夕阳二字,都透着孟浪味道。

古龙的笔,就像李白的笔。古龙笔下的侠也像李白。

看起来完美的,酷毙的,天下都是朋友,天下都是敌人,挥洒自如,无不拥有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气势。

就像是一幕日落西山,一个剑客背山而立,踽踽独行。身前生后他都不管,来处归处一概不知。

他们看中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人,不认为这也不过是世界观中的一种,却叫古龙李白陆小凤傅红雪李寻欢这样的人为浪子。

那我们喜欢古龙的人便说,好吧,那就是浪子。

古龙的浪子,是不回头的。

无意看过有人区分金古,说金庸喜欢写“人间,太阳,剑”,古龙则喜欢写“天涯,明月,刀”。...

音乐随身听:

©绘画:戸田義人

「日语里“ 夏が終わりました。 夏天结束了”这句话,绝对不能用字面意思理解,里面包含了多少不可言说的含义。

那是一夜长大的意思,那是恋爱无疾而终的预兆,那是青春消失殆尽的季节,那是从梦想跌入到现实的分界点,那是失去童真变成大人的夜晚,也是人生从充满期待的未知陷落到无可改变的已知的无所适从。」 

(转自豆瓣)


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 

还是说一下吧,省的造成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。
德足同人出坑,不再写文了,且不准备保留原来的文。
这个账号关取随意,谢谢一直以来的陪伴。
如果有缘,我们下个cp下个小号见。

Q晴空一鹤Q:

佚川:

《两名FFF团成员的诞生》 

高考的宝宝们明天加油加油加油!
今晚好好休息,等你们的好消息❤️

© jaz | Powered by LOFTER